富二代app应用

哗啦啦的声音传来,清澜的眉心之中飞出数条由青光组成的锁链,在半空纷纷爆碎,化作点点灵光弥散开来。

数息之后,清澜紧闭的眼皮一动,随后缓缓睁了开来。

短暂的意识模糊,清澜立即想起了什么,眸子之中现出一抹惊恐,娇躯一动,站了起来。

四下一扫,却见在她身边不远,正有一个一头湛蓝长发,生的男生女相的漂亮男子笑看着自己。

“文芷…”清澜眸子闪着光芒,迟疑的说了一声。

季辽微微摇头,缓声开口,“此后这天下在没蓝文芷,也没魔童,只有一个季辽。”

“季辽…”清澜再次又重复了一句,“文芷你…”

她话说了一半,猛的想起了青余,再次四下一扫,“青余呢?”

“哦?那个化灵期的尸魔叫青余吗?”季辽自始至终都不知道那个尸魔的名字,到了现在才知道刚刚与其经历了一场大战的化灵期尸魔名叫青余。

“对!他现在人呢?”清澜说道。

“被我封印了!”季辽简略的回道。

“什么!这怎么可能!青余被你给封印了!”清澜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
酷似冰冰的美女

那个青余到了元魔界便大开杀戒,所过之处无人可敌,她曾率领天元洲数十名炼神长老对付青余,到了最后还是被其屠戮个一干二净,如不是自己乃是天眷者的体质,怕是也早就被青余给杀了。

后来,她被青余裹挟着走遍了整个元魔界,亲眼见了青余那凌厉的杀伐手段,直至最后,元魔界元混两族,乃至通天雷海有些灵智的海兽,也被其屠戮个一干二净,青余这才罢手。

且说,在碎片界里,第九道炼神天劫尤为强大,不论在炼神何等境界也无法硬扛下来,所以碎片界的炼神修士必须到尘埃星渡劫,这才能有一线生机。

炼神期已是初阶修士的巅峰,而中阶修士参悟的便是天之大道,二者之间如同咿呀学语的孩童与壮年男子的差别,若是化灵期的修士到了碎片界,如果那个化灵期修士心有歹念,那么碎片界所有界面便会如元魔界一个下场,只因如此,星域天盟在尘埃星种下了禁制,以防尘埃星修士偷跑出去。

只是哪有破不了的城墙啊,类似尸魔族这等强大的种族,手里多多少少还是掌握了破解尘埃星禁制的手段的,不过话又说回来,如不是有托天的大事,谁会愿意去触星域的眉头,偷跑出尘埃星到碎片界去呢。

然而,想要堂堂正正的走出尘埃星,那就只有一个方法,那就是修炼到混元。

尘埃星位处的星域垃圾场也有禁制加持,混元境修士体内有了足够的星辰之力才能破开禁制,走出尘埃星抵达星域。

只是,混元境修士炼化星球碎片还有着许多规矩,比如,碎片界生灵超过十万的界面,混元修士不可炼化,星域碎片范围超过八千万里的界面,混元境修士不可炼化,诸如此类等等等等。

清澜是彻底被青余给吓怕了,根本不敢相信,也不敢去想这碎片界到底还有谁能拦下青余。

好在清澜已是身居高位已久,仅是微微惊讶了些许,很快的便回过了神来。

一双美眸再一次上下打量了一眼身边的季辽,她红唇微启,“看来文芷你…不对!现在应该称呼你为季道友了,看来季道友现在与此前非同日而语了。”

季辽苦笑摇头,笑而不语。

这清澜与魔童的交情不浅却也不深,彼此不似魔童与元屠、血湖那般互相敌视,遂而季辽对身为混魔族的清澜并没什么敌意。

清澜扭头看了一眼一旁的呱呱父子,眼眸微闪,叹息一声,“想来元魔界的事季道友应该知道了。”

季辽微微颔首,也是一声叹息,“哎,说起来元魔界被青余屠尽还要归结于季某。”

“此乃命数,不能怨你…”清澜幽幽的说道,顿了些许,“季道友在下有一事相求,不知季兄能否答应?”

“但说无妨,季某能办到的绝不推迟。”

“元魔界已是一个空寂的界面,回去了也是徒添伤怀,道友若是有落脚之地,还请季道友带上我。”清澜说道。

清澜的这个话季辽早有猜测,也早在心里想过。

清澜的性子季辽还算了解,虽是身为魔族但心地却是尤为善良,将其带回凡云大陆倒也无妨。

最重要的是,清澜已是炼神后期,再过不了多久就要飞升,眼下自己也要飞升尘埃星,到了尘埃星之后,他季辽孤立无援,还是得找些个可靠之人一同修炼才可。

况且,清澜是水之天眷者,意义上来说,与他灭世者的身份没差太多,也正好可以相互扶持,遂而此前季辽早就有了决断。

“也好,既然你不愿回元魔界,那就随我回凡云大陆吧,正巧我正准备着飞升尘埃星的事呢。”季辽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“什…什么…你要飞升尘埃星?”清澜听了季辽这话又是一惊。

“怎么?莫非你不想飞升?”季辽眼眉一挑。

“不是,此前我也正苦恼飞升一事,只是元魔界也没飞升之法,想不到你竟有能飞升尘埃星的办法。”

“呵呵呵,若是放在此前的魔童,她也没有办法,不过季某与魔童合二为一后,飞升一事便不是难事了。”季辽呵呵一笑。

“如此,清澜就在此多谢季道友相助了。”清澜对着季辽一拱手。

季辽也不多说,身形一闪,拖着一道长虹落在了大蛤蟆的脑袋上,回身对着清澜说道,“道友随我来吧。”

清澜点点头,飞身跃起,落在了季辽身侧。

季辽抬手一拍储物袋,那枚感应令牌随之出现,灵力一动,那枚令牌立即想起了一阵机括响声,其上立时亮起十几团晶莹灵光。

目光在令牌上停留了稍许,季辽看向了一个方向,抬手一指,“那里!”

“知道了前辈。”大蛤蟆答应了一声,四脚一蹬,向着季辽所指的方向飞掠而去。

与此同时,位于天堑城三十里外的一片山脉之中。

这山脉清脆,山峰并不密集,山脚下是穿行而过的江水,其上笼罩着一块块虚无缥缈的白雾,透过那斑驳的白雾依稀可见顺着江流蜿蜒而行的小舟,一行行白鹭展翅凌空,诸多飞鸟伴着小舟左右而行,一副安然悠扬之景。

在一座平整的山巅之上站着一人一狼一猿猴,正是芦竹、鼻涕狼以及赤焰巨猿。

在他们身侧不远有处不大的平整之地,其上铭刻着一个直径足有丈许的黑色阵文,这阵文并不繁琐,显然是临时而制。

芦竹负手望着这群山之景,胸膛略微一个起伏,却是轻轻诵道,“两行白鹭江上追,江中小舟浪涛推,万千灵鸟伴相随,暮暮朝朝映余辉。”

“好诗,好诗啊,比李听诗写的那个烂诗强了不知多少倍。”这时鼻涕狼的声音,在芦竹身后响了起来。

赤焰巨猿显然没诗词这方面的天赋,也不明白好在哪里,抬着大爪子挠了挠头。

“狼兄谬赞了。”芦竹笑着回过了身,看向鼻涕狼说道。

“我这可不是夸你,我是在损李听诗那家伙。”鼻涕狼狼嘴一张,嘿嘿一笑。

“哈哈哈。”芦竹哈哈一笑。

“嗡…”

就在这时,忽听一声轻微的嗡鸣响起,他们身侧不远的阵文忽的亮起了阵阵黑光,闪烁不定。

“诶?看来又有人要在那里回来了。”鼻涕狼见到此幕开口说道。

“嗯,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季兄啊。”芦竹微微点头,轻声回道。

“这你就不了解我老大了吧!”鼻涕狼一对狼眼一闪,狡黠一笑。

“哦?狼兄这话怎么说?”

“根据我对我老大的了解,李听诗那几个人啊,就是不死也回不来凡云大陆喽…。”

标签: